二是产业链不断完善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2-08 06:46    次浏览   

“两化”融合并非简单地提高企业信息化管理水平和软件产值,核心在“互融”。9月2日,记者在沈阳国际软件园看到这样的协奏曲:这里投资1000万元建设的沈阳“两化”融合展示中心,也是全国惟一的“两化”融合展示中心,它以信息化为纽带衔接起沈阳机床、三一重工、新松机器人、东软集团等大型企业,在政府支持下共同成立了沈阳“两化”融合企业联盟、沈阳云计算产业联盟和沈阳物联网产业联盟。沈阳国际软件园负责人赵久宏介绍,“沈阳两化融合网”上线开通成为沈阳市政府推进工业信息化的重要平台和窗口,真正实现了企业信息的交流与对接,展示更具代表性的信息化服务产品与技术。

来自工信部的最新消息,第二批国家“两化”融合试点城市验收时,沈阳市以总分97.07分,位列全国8个试验城市第一名。这是国家批准沈阳经济区为新型工业化综合配套改革实验区,沈阳市成为国家级“两化”融合试验区以来,沈阳新型工业化进展获得的最高认可。

目前沈阳机床已经实现了“在线工厂”和“机床档案”两大应用功能。基于i5平台,用户在全国各地可实时查询其工厂的产量信息、各生产线的订单生产执行情况、耗材资源库存等信息,为用户决策提供可靠、及时的数据信息带来更多方便。

沈阳机床集团董事长关锡友说:“信息化是传统产业升级的助推器,也是中国制造抓住新一轮产业革命机遇的必备武器。依托信息化带动,企业从制造商向服务商转型才有现实可能。”

从沈阳放大到沈阳经济区,沈阳“两化”融合的辐射带动力明显加强。沈阳与抚顺联手在沈抚新城建设全国最大的机器人产业基地,沈阳与铁岭共同构筑金融企业的后台服务中心,沈阳远大科技园的辐射已经扩大到全国。借助沈阳“两化”融合的科技创新平台,沈阳经济区各城市纷纷出台推进产业升级,促进集约发展、内涵发展、绿色发展的具体措施,“两化”融合指数都在稳步提升。其中龙头城市沈阳的目标是到2020年,“两化”融合指数达到85,基本形成现代产业体系,“两化”融合成果将贯穿城市发展方方面面。

通过自主研发,沈阳机床集团打破了核心技术的国际垄断,推出了集电子、计算机软件、伺服驱动、机电一体化等自主知识产权数控系统。图为“两化”融合示范企业沈阳机床集团在北京国际机床展上推出的自动化设备受到客户重点关注,以其突破核心技术的创新产品赢得市场广泛关注。 本报记者 孙潜彤摄

“两化”融合使沈阳老工业基地产业结构更趋合理,产业链更加完善,大而全的传统企业发展为优势突出的新型企业体系。借沈阳“两化”融合的科技创新平台,沈阳经济区各城市纷纷出台推进产业升级,促进集约发展、内涵发展、绿色发展的具体措施,“两化”融合指数都在稳步提升

同时,“两化”融合it人才实训基地自去年8月相继投入使用,为企业培训近1000人,输送人才共计500人。“两化”深度融合增强了企业信息技术综合集成利用能力,带动了工业设计、现代物流、电子商务、研发服务和管理咨询等领域的生产性服务业快速发展。目前,沈阳有5个市级“两化”融合试验区、36个示范企业先行先试,带动306户大中型企业参加全市“两化”融合发展水平评估序列,千户企业参加全市范围内的权威机构咨询和专家定向指导。“两化”融合的纵深行,带动了研发设计能力和后端营销服务能力提升,推动产品从低端向高端过渡,从依靠低成本优势向依靠技术优势转变,取得一大批核心技术研发成果,在企业清洁生产、节能降耗、安全生产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对沈阳机床集团来说,产品智能化和数字化水平提升,是信息化提高工业化深度的显著成果。通过自主研发,沈阳机床打破了核心技术的国际垄断,推出了集电子、计算机软件、伺服驱动、机电一体化等运动控制顶尖技术之大成的自主知识产权数控系统。国产机床第一次拥有了“中文操作界面”。日前,200台搭载沈阳机床完全自主产权数控系统的全新产品被客户整体签约购买,这是国内智能化机床接到的最大订单。

有了“金刚钻”的沈阳机床集团果断把多年保持盈利的普通机床以oem(贴牌制造)方式剥离出去,60亿多元的普通机床产能交由社会配套企业生产。母公司则专注于中高端数控机床生产,由低端制造向高端价值链拓展。企业建立的i5数控平台是集“云制造”和“智能制造”概念于一体的信息集成平台。

辽宁社科院院长鲍振东认为,中国制造与国际先进制造目前最大的差距仍表现在智能化为代表的信息技术核心。没有“中国心”的制造业就不具备可持续的国际竞争力,而突破点就在工业化与信息化的有机融合。

“两化”融合给沈阳老工业基地带来什么变化?沈阳市经信委主任隋莉介绍说,一是产业丰厚度提高,产业结构更趋合理,电子信息及软件服务业实现跨越式发展,年均增长30%以上,已成为沈阳市第四大支柱产业。二是产业链不断完善,产业优化升级成效初显,逐步向智能制造、柔性制造、服务型制造为特征的现代生产体系转变。三是从大而全的传统企业发展为优势突出、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新型企业体系,新兴战略产业兴起,产品智能化和数字化水平提升,众多企业由制造商向服务商迈进。可以说,沈阳已由“两化”融合初级阶段进入了融后创新的发展阶段。